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资讯 > 动画城

第五位公主(1-3)【投稿】

作者:佚名时间:2015-06-05来源: 小编整理

   这是来自【魔法紫悦·友谊公主】的小说投稿,在梦魇之夜里发生的不同寻常的故事,虫茧女王再次出现,她想要做什么呢?第五位公主又是谁呢?

  文章来源于魔法紫悦·友谊公主】投稿,小编期待更多优秀作品的出现。同时欢迎所有的用户相互监督,若有发现盗文现象,请向小编举报。具体举报方式请点击查看——投稿盗图的举报方式

分割线
    引子:
       离小马利亚足有三百米远的星海森林,幽静而又神秘;新一轮明月高挂于夜空中,被无数闪烁的星星包围着。
       今天是梦魇之夜。
       这片平日里已经很少马光顾的森林,此时此刻仿佛被一层神秘莫测的光包围着。
       “嗒——”
       一阵踩水声打破了久违的宁静,在森林里显得十分清脆。
       丛林中,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似乎在紧张地躲避着什么,她时不时回头张望几下,貌似在惧怕着尾随身后的东西。
       那是一匹毛色雪白的独角兽,头上闪闪发光的王冠是全身的焦点。
       独角小马跑到一片空地上,放慢了脚步,很明显,她的体力并不足于支撑到她走出这片森林。
       在这里,萤火虫身上闪烁着的蓝光随处可见;小马迟疑了一下,便迅速躲进附近的一个草丛里。
        到处一片寂静。
        这样的情况持续的并不是很久;蓦然,一阵马蹄声由远至近。
        “不要再躲了;你的命运已经掌握在我的手上。当然,如果你认为塞拉丝蒂娅公主或者是别的什么小马能在这个时候帮助你逃脱。哦,那是不可能的,别忘了,今天可是梦魇之夜,所有的小马们都忙着庆祝呢。”
        虫茧女王!小马的心颤抖了一下,想不到对方追上来的速度那么快。
        一只萤火虫飞过,照亮了小马暴露在草丛外的尾巴。
        “原来你在这。”虫茧女王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向上了一个弧度:“没有那些累赘士兵,独自行动,我反而能更快地找到你。”她头上的角闪过一缕绿光, 独角小马隐身的草丛顿时消失了。
       小马怒眼直视着她:“你到底想干什么?”
       “没什么,”虫茧女王歪着头,盯着她头上的王冠,慢条斯理地说:“我要做的事情,你又不是不清楚。”
       独角小马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慌,连忙后退了几步。
       “交出那样不属于你的东西来!”虫茧女王厉声呵斥道。
       “绝不!”
       “好吧,”虫茧女王冷笑着,头上的角闪出绿光,一步一步逼近小马:“看来,你的意思是让我亲自动手了。”
       独角小马知道,如果不使用王冠里的魔力,是无法与虫茧女王对抗的;但是,她曾经对无畏天马承诺过,要好好坚守王冠的力量,在王冠还没有找到真正的主人之前,是不允许操纵里面的任何魔法。无可奈何之下,她只好试着尝试用自己的魔法去解脱。
       一道绿光闪过,小马一个能量球重重地击倒在地,一动不动。
       “早就跟你说过,乖乖地把王冠交出来,也不必我动手。”
       虫茧女王的嘴角浮起一丝笑意,朝倒在地上悄无声息的小马走去。
       她迫不及待地伸出手,用蹄子碰了碰王冠,确定安全无误之后,虫茧女王将它从独角小马的头上取了下来。
       忽然,王冠开始发出刺眼的光芒,慌张之中,虫茧女王把王冠扔了出去,下意识地用蹄子遮住了眼睛。
       朦胧中,虫茧女王看见王冠似乎是受到了什么魔力的牵引,竟自己回到了小马的头上。那匹独角小马身上的伤,奇迹般地好了。
       小马全身散发着白色的光,她的背上出现了一双翅膀的轮廓,越来越清晰。蓦然,她飞到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虫茧女王。
       “哼,这又有什么用?”虫茧女王轻蔑地说;她把头一抬,一个又一个绿色的光圈瞬间出现在小马身边,将她包围。
       小马并没有惊慌失措,她的眼睑悄然合拢,头上的独角开始发光;渐渐地,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能量球。
       当她再次将眼睛睁开时,能量球忽然散发出阵阵能量波,传遍了整个森林。
       虫茧女王被这忽如其来的反击震住了;紧接着,爆炸声随之而来,响彻云霄。
       许久,她睁开眼皮,发现原本小马所处的上空下,出现了一个坑洞。
       虫茧女王知道自己不能在这待太久,爆炸的声响已经惊动了塞拉丝蒂娅公主,她派出来的卫兵很快就会来到这里。而要寻找那匹被掩埋在废墟中的小马,至少也要花费她一整天的时间。
       “后会有期。”虫茧女王冷冷地看了坑洞一眼,张开了双翅,飞向空中,消失于层层白云之间。
       与此同时,树林里,一阵马蹄声由远至近······

                                                                                               第一章
       已经是十二点了。
       当墙上的水晶钟“嗒”地响了一声时候,暮光才意识到:现在很晚了。
       她从床上坐起身来,看着周围熟睡的穗龙和五匹小马,无聊与寂寞顿时徘徊在她的内心。
       当她再次躺下身时,脑海里便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白天的情景。
       “公主,把这次机会让给我吧!我一定能够完成任务!”
       暮光苦苦向塞拉丝蒂娅公主央求道;对她而言,这次执行的内容她还从没有经历过。
       塞拉丝蒂娅公主看了暮光一眼,严肃地说:“恐怕这次不行。这是一项事关重大的任务。星海森林还从未有爆炸事件。况且,这次爆炸,令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非同寻常的力量。”
       “你是指调查报告吗?我可是最擅长的啦!”暮光仍不肯放弃机会,此时,走进殿堂的露娜公主看到了这一切。
       “暮光,你必须服从命令。我们现在要去一趟水晶帝国找米阿默卡丹莎公主。你有职责留守在小马谷。”
       “哦。”暮光失望地垂着头,走出了殿堂。
       星海森林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暮光,直至晚上,她还在思索着。
       算了,还是睡觉吧。暮光感觉精力已耗尽,困意在脑海里油然而生。
       她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窗外的月亮,此时此刻仿佛格外明亮,一道流星悄无声息地划过繁星点点的夜空,是象征着一个愿望的实现,还是一个梦想的破灭?又或者是诉说着一朵花的开放,还是一个生命的凋零?
       只有时光才是最好的答案。
 
       暮光是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的;睡眼朦胧之中,云宝黛西那蓝色的身影在她眼前若隐若现。
       “暮暮——”
       云宝迫不及待地飞到刚醒来没多久的暮光面前,焦急的表情似乎是除了什么大事。
       暮光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冲动的情绪,尽可能做出一副很耐心的样子,问道:“怎么了,云宝?”
       “无畏天马······无畏天马······”
       “拜托你说清楚一点!”
       “她的意思是说‘最新出的无畏天马系列在哪里?’。”苹果杰克皱着眉头走过来:“实话说,她已经把你的图书馆翻了个底朝天了,还是没有找到她想要的那本······哦,叫什么来着?”
       “无畏天马系列啊,”暮光把头埋进抱枕里:“天呐,云宝,你别跟我说你真的把图书馆弄乱了,我还有还多重要文件放在里面呢。咦,等等,苹果杰克,你刚才是说图书馆?我得去看看!”
       暮光从床上一跃而起,朝图书馆的方向飞奔离去;云宝黛西和苹果杰克下意识地紧随在后。
       “呃,暮暮,其实我觉得你这个时候并不应该去图书馆,那里可能太乱了点;哦不,我的意思是说,它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
       “云宝,知道吗?光凭这一点,我就更要去了!”暮光看了云宝黛西一眼,加快了速度。
       云宝黛西从空中慢慢落下,随之而来的苹果杰克拍了拍她的背:“我认为,我们或许应该留下来。”
       “啊——”
       一声早在意料之中的尖叫穿破了她们的耳膜,当云宝黛西和苹果杰克再次赶到图书馆的时候,暮光正在近似疯狂状态地寻找着一本书。
       “谁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
       小蝶蓦然抬起头,对云宝黛西说:“实际上我也不知道,我曾试图帮助暮光,她正在寻找一本很重要的书,看样子并不希望我来‘打扰’。”
      “那你们究竟在做什么?”
      一群穿着礼裙的小鸟从小蝶身后飞了出来,苹果杰克大声喊道:“瑞瑞,别跟我说你······”
      “没错,这是我为小蝶的宠物特制的礼裙;过一段时间就是夏日庆典了,塞拉丝蒂娅公主邀请她负责音乐方面的任务。漂亮吧?”
      与此同时,一个矮小的身影出现在图书馆门口。
      “暮光,暮光,塞拉丝蒂娅公主的信······”
      话音刚落,随之赶来的穗龙便吐出一封信。
     “快,让我看看!”暮光放下手头上的工作,读完信,脸色却蓦然一变:“公主要我赶紧前往坎特洛特的城堡!”
      她潦草地收拾好行李,便出了门。
      “公主嘛,就是忙。”瑞瑞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笑容。
      “嘿!姑娘们!早上好!我是说,昨天的睡衣派对还不错吧!咦,暮光呢?”萍琪从附近一堆书本里蹦了出来,看到的第一情景就是小蝶吓得躲在瑞瑞身后。
       “好吧,我一定是错过什么了。”萍琪跳出图书馆:“咱们去餐厅吧,那里有我想吃的奶油纸杯蛋糕!”
       “走吧,去饱餐一顿先。”云宝黛西带领着小马们离开了图书馆。

      “公主,有什么事吗?”
      当暮光急匆匆地赶到坎特洛特城堡的时候,发现米阿默卡丹莎公主也在;这······这又是怎么了?
      “暮光,”最先开口的是塞拉丝蒂娅公主:“你听说过天镜族吗?”
      “我想是的,”暮光从背包里找出一本厚厚的‘小马利亚魔法史’:“我记得在这里面有;传言,天镜一族居住在跟小马利亚与世隔绝的地方,所以,有关了解他们的知识并不多。这里面只记录了:天镜族的第一任统治者。还有······天镜族的圣物:心灵之冠······可是,这一页······我根本没有读过!”
       “是的,心灵之冠;它可以看透每一匹马的内心,并将其净化。”塞拉丝蒂娅公主顿了顿,又说:“天镜族是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族群。正因为心灵之冠,它把敌方的内心都净化了,让他们丧失了战斗力,同时也得到了美好的真谛,最终,他们从原本的族群里成为了天镜族的族人。”
       “是的,”露娜公主接着说:“可是,在几百年前的一次战役里,天镜族因为一次失误,使心灵之冠丢失;从而导致了整个族群的灭亡。但有马传言,天镜族里仍有小部分的族人后代活着。”
       “当然,谁也不会想到,几百年后,消失的心灵之冠竟然再次公布于世。”米阿默卡丹莎公主慎重地说:“更令我们感到诧异的是,这匹将心灵之冠带回来的小马,竟是天镜族的最后一个族人。”
       “心灵之冠······天镜族······最后一个族人······”暮光思索着:“能让我见见她吗?”
       “当然,”塞拉丝蒂娅公主将她带到一间卧室门前:“我之所以让你来,就是希望,你能够安定好她的情绪,照顾好天镜族族人。而且,星海森林的爆炸案件,跟这匹小马脱不了干系;我们必须知道点什么才行。”
       “你能完成这个人物吗?”露娜公主问。
       暮光犹豫了一下:“嗯,我尽力。”
       “我相信你,暮光。”米阿默卡丹莎公主拥抱了她:“去吧,我们等着你的好消息。”
       暮光走进房间,轻轻关上门。这才开始打量起房间的布置。
       房间里,整齐地摆放着应有尽有的日常用品。处于中央的地毯上,摆置着一张床。但最先吸引暮光眼球的,而是一个柜子上的透明玻璃容器。一个闪烁着七彩光的王冠放在里面。
       似乎是受到了什么神秘的召唤似的,暮光的身体竟然不由自主地向容器走去,试图想要打开盖子,取出王冠。
       但没有,理智阻止了她。
        “我这是怎么了?”暮光看你了看自己的蹄子,不明白刚才是怎么一回事。
       经过一番折腾,暮光的吸引力从王冠上转移到了房间里的那张床。她悄悄把盖住床的纱帘拉开,看见一匹小马躺在床上。
       小马有着雪白色的皮毛,鬃毛呈淡粉色;可爱标志是音乐的符号。暮光还从没有见过这一类型的可爱标志,这到底是一种诅咒,还是一个吉祥的象征?
       不管了,暮光催促自己:照顾好她才是现在的当务之急。
       
       黄昏,即将降临大地。忙了足有两个多小时的暮光此时此刻显得满头大汗。蓦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请进。”
       塞拉丝蒂娅公主推门而入,对暮光说:“她的情况还好吧?”
       “嗯,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暮光平静地回答。
       “哦,那你可以先回去了。”
       “那好,我先走了。”暮光刚踏出房门,又回过头说:“公主,我暂时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不如,就叫她依灵吧。”
       随着暮光的离开,塞拉丝蒂娅公主也退出房间,并吩咐守卫在夜里要加强坚守设备。
       “姐姐,我想我们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了。”
       当塞拉丝蒂娅公主走到一处拐弯角的时候,露娜公主和米阿默卡丹莎公主迎面走来。
       “嗯?”
       “你看,我们在这里发现的,”米阿默卡丹莎公主递给她一本书,说:“真想不到!可是,她一匹独角兽啊。”
       塞拉丝蒂娅公主用魔法拿起书仔细端详了一会,脸色蓦然一变,转身离开。
       “你要去哪儿?”
       “我需要一个人安静地呆一会。”塞拉丝蒂娅公主头也不回地说。
      
       黄昏时分,西下的太阳试图把最后一缕金光洒向大地;一只只归巢的鸟儿飞向自己的栖息地。天空,逐渐被暮色所遮盖,但仍有一两束余晖穿过乌云,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塞拉丝蒂娅公主站在城堡最高的阳台上,在这里,可以俯视整个坎特洛特,甚至是小马利亚。但在此时此刻,她却又不由喃喃自语:
       “依灵······依灵······她以后就叫这名字了么?”(第一章完)
分割线我是7.8更新的分割线
 引子:
       快跑!不要被她找到!
       此时此刻,只要一个念头充满了小马的脑海。她飞奔在无边的黑暗中,头上的王冠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半晌,早已精疲力尽的小马终于停了下来。她抬头向远方望去。内心似乎已经迷茫了。
       到底哪里才是黑暗的边缘?哪里才是光明的入口?
       蓦然,黑暗中传来一个没有温度的声音:“不要在垂死挣扎了。如果你真的想结束这场游戏,唯一的途径就是按我的要去去做······”
       小马退后了几步,又转身狂奔······
       声音消失了,一切又恢复了宁静,四周只有小马的跑步声。
       小马的速度逐渐变慢,很明显,她已经体力不支了。
       忽然,王冠从小马身上掉落。她连忙停住脚步,朝落下的东西跑去。
       然而就在她离王冠仅仅只有一米远的时候,她竟然看到:王冠自己腾空而起,朝黑暗的上空升去。
       “啊哈哈哈哈——”
       令她毛骨悚然的笑声从黑暗中响起;小马感到一阵阵眩晕。
       “不——”
       她大喊一声,得到的只是一次又一次回荡着的回声,像刀子一样划在她的心上,是那样的疼痛。
       但是她又能做什么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王冠消失在一片茫茫的黑暗之中······

                                                                                              第二章
       “塞拉丝蒂娅公主!你在吗?”
       暮光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着,却始终得不到回应。
       有什么事吗?公主出去了。”
       蓦然,露娜公主的声音在暮光身后响起。暮光转过头:“公主,她醒了。”
       露娜脸上的神情严肃了起来,她沉思了一会,说:“你等一会,我去把米阿默卡丹莎公主叫来。”
       “嗯,那我先回去了。”当暮光回到房间里时,小马的体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她下了床,问道:“怎么样了?”
       “哦,露娜公主和米阿默卡丹莎公主等会就来。”暮光走到小马面前,微笑地说:“嗨,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暮光闪闪,你还是叫我暮光比较亲切一点。你呢?”
       小马沉默地看着她,暮光清楚地看到,小马的目光里带着几丝忧愁和无助。
       “对不起,我已经不记得任何事了。在我的记忆中,只保留了有关这顶王冠的事。”
       “王冠?”暮光尧有兴致地看着被锁在玻璃容器里的王冠:“你也是一位公主?”
       “我不知道,这顶王冠并不是我的。只是,在我临走前,我记得无畏天马告诉我,一定要找到王冠的主人。这顶王冠里具有强大的力量,一般的马是无法掌控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心灵之冠吗?你认识无畏天马?还有,你真的是一匹天境族小马?”
       “是的,”小马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只是,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又将从何而去。”
       暮光的心里小小的失落了一下:“唉,我原本还有好多问题想要问你呢。不过,不用担心,身为小马利亚的友谊公主,我一定会帮助你的!”
       “友谊公主?”小马冲暮光笑了笑:“真是个好听的称号呀。”
       “对了,不如先暂时给你取个名字,就叫‘依灵’,怎么样呢?”
       “谢谢。”小马虚弱地回答。
       忽然,门外响起了问话声:“我们可以进来吗?”
       “哦,”暮光应声答道,又对依灵说:“是我们小马利亚的公主,不用怕。”
       门开了,露娜公主和米阿默卡丹莎公主走进了房间。露娜来到小马跟前,打量了一下:“她真像我姐姐小时候!”
       米阿默卡丹莎微笑着对依灵说:“你好,我是米阿默卡丹莎,是水晶帝国的公主,很高兴认识你。这位是露娜公主,她来掌管小马利亚的黑夜。呃,她可能有点儿严肃,请不要见怪,呵呵。”
       暮光把依灵的情况向两位公主汇报了一遍,并申请以后由她来照顾依灵。
       “那么,依灵就拜托你了。我们先回去喽。”米阿默卡丹莎向暮光道别。
       “放心吧,有我在,一定会尽职尽责的!”送走了两位公主,暮光便打算将依灵送回自己的城堡。
       “你可以在那里认识我的好朋友们哦,我想,他们之中一定有你喜欢的类型。相信你会与她们相处得很愉快的!”
       暮光收拾好行李,准备把心灵之冠放进背包时,小马蓦然一把抢过。接着,她愣了一下,眼神里满是抱歉。
       暮光也因这忽如其来的举动顿了一下,但很快,她又笑着掩饰尴尬的局面:“哦,对了,我还有个叫做云宝的朋友,她很喜欢无畏天马,刚好你认识无畏天马,你们可以一起交流一下哦。”
       “朋友,城堡······”依灵抬起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你真幸福,有家有伙伴。而我的家,我的朋友,我的亲人,我的一切,都没了······”
       “你怎么了?”暮光关心地问。
       “哦,没什么。”依灵转过身去,那一瞬间,眼泪却止不住地夺眶而出。
       暮光走到门口:“没事的话,我们就要出发了哦。萍琪今晚有个派对,我想你会喜欢的。噢,她可是我见过的最能够让马快乐起来的小马!”
       “嗯,走吧。”依灵把王冠放入自己的包内,跟着暮光上路了。
     
       “要我说,暮光怎么还没回来呀?”黛西趴在椅子上,无精打采地说。
       “哦,她可能在半路上碰到了一只受伤的小鹿,或者是一个迷路的大熊······”小蝶边说,边把一小块芝士蛋糕送进天使兔嘴里。
       瑞瑞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自己的鬃毛:“或许她们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不过没关系,等她回来,我帮她烫一烫鬃毛,敷一敷面膜就会消除疲劳啦。”
       “得了吧,瑞瑞,”苹果杰克白了她一眼:“你的放松方式不就是美容吗?我敢打赌,人家暮光才不会喜欢呢。你这么闲着,就过来帮我把这箱苹果运到厨房吧,不然萍琪今晚的派对就没戏了。还有,你那鬃毛都梳了一百遍了,还不够吗?”
       “我那是爱干净,爱整洁。没品位的马才会不喜欢呢。”
       “你是说我没有品位吗?”
       正当瑞瑞和杰克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萍琪不知从哪冒出来,大喊一声:“暮光回来了!还带了匹陌——生——马!”
       众马的注意力一下子转移到依灵身上。
       “咦,一匹陌生的小马。”
       “她是谁呀?”
       “暮光为什么把她带回来?”
       “······”
       “嘿,姑娘们,我回来啦!”暮光开心地宣布道,这才发现大家的注意力并不在她身上:“哦,她叫依灵。希望大家对她多多关照哦。”
       暮光又朝黛西眨了眨眼睛:“依灵认识你的偶像——无畏天马!”
       “哇塞!”黛西飞到依灵身边:“这真是太酷啦!无畏天马她怎么样?她有带你去冒险吗?哦,天哪,我有好多东西想要跟你交流都来不及呢!”      
       依灵缅甸地低下了头。
       “我认为,”小蝶走到依灵跟前:“她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更多需要的,应该是朋友所给予的温暖。你喜欢小动物吗?跟它们相处,我保证你一定会十分开心的。”
       “不不不,”瑞瑞甩了甩迷人的鬃毛,这是她的招牌动作:“我觉得嘛,跟一个新朋友传授美容知识,一起烫鬃毛,敷面膜,试衣服,才是最享受的。”
       “你们错啦。”苹果杰克说:“她应该品尝一下苹果派,参观一下甜苹果园,或者是跟苹花果一起玩耍;这,才会是最有趣的招待朋友方式嘛!”
       “与其像你们这样,还不如让她来参加我的欢乐派对!”萍琪反对道。
       “停停停停!姑娘们,招待朋友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要互相关照啊!”暮光说。
       五匹小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点点头,同意暮光的话。
       “那么,你今晚要来参加我的派对吗?”萍琪问道。
       “嗯,我很乐意。”依灵莞尔一笑,大家都看呆了。
       “既然是这样,”暮光笑着说:“我先安排一下依灵的房间喽。”
       暮光和依灵走后,众马不约而同地说:“或许,派对应该改一个名字?欢迎新朋友派对?”
       接着,大家对视着彼此,都笑了。

       “你就在这间房吧!”暮光将依灵带到一个房间的房门外:“派对在晚上七点开始,记得要出席哦,大家都很高兴认识你呢!”
       下一秒,暮光又压低了声音,对依灵说:“你有什么心事就说出来吧,不要憋得太难受。”
       “谢谢你的关心,我真的没什么。”依灵冲暮光微微笑了笑:“真的,没事。”
       暮光愣了一下,忧心忡忡地离开了依灵。
       望着暮光离去的身影,依灵轻轻地叹息道:“对不起,暮光,我不能把事情全部告诉你······”(第二章      完)
分割线我是7.15更新的分割线
引子:

       “轰隆隆——”
       巨大的噪音刮破了寂静的夜空,硬生生地将她从睡梦中拉了出来。
       她揉了揉充满疲惫的眼睛,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透过窗子,她看到,城堡外的房子和建筑物都倒塌了。
       见此情景,她立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明白自己正处于什么处境——天境族正面临着一场百年难遇的地震。
       她现在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逃生。
       当她跑出房间时,地震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令城堡塌了一大半。她当然知道为什么会引发地震——在天境族的宝物:心灵之冠被幻形族的虫茧女王偷走之前,她的族群一直是受到王冠的守护,神圣不可侵犯的。
       但她第一时间,却是朝王后的房间奔去,然而她看到的,只有一片废墟。
       “公主,快走吧!再迟的话就来不及了!”
       管家卡瑞纳不知何时已来到了她的身旁,催促道。
       “不······”她哽咽着,泪水已经遍布满面。
       “没时间了!托莉亚女王估计是没有生还了,快走吧,不要因为一时错误的决定而害了自己啊!”
       地面再次震动了起来。
       “快走!”
       卡瑞纳拉起她的马蹄,向皇宫的出口跑去。
       “喀拉喀拉——”
       眼看着城堡唯一的出口即将被废墟所掩埋,卡瑞纳咬了咬牙,抓住最后一个时机,使劲全身的力气,用力一推,将她从死亡的边缘推向了一条生的道路。
       “轰————”
       一声巨响过后,这座曾经象征着天境族强大繁盛的皇宫,终究毁于一旦。
       天亮了,她逐渐从惊吓中恢复过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从废墟中找出了卡瑞纳。
       “卡瑞纳,醒醒!”
       她拼命摇晃着卡瑞纳冰冷的身体,但卡瑞纳依旧毫无反应。
       她绝望了,她抬起头,环顾了一下四周,曾经繁茂的天境族家园如今已经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惨不忍睹的废墟。她知道,假如卡瑞纳也离她而去,那么,自己便是族群的最后一匹族马了。
       死亡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孤独。
       “公主······”
       蓦然,一个声音在她的耳畔边响起,她麻木已久的大脑就像即将枯死的花儿得到了甘甜的水一样,顿时清醒了过来。
       “卡瑞纳,是你吗?你醒了?”
       “公主······重新······崛起天境族,为女王······复仇······”
       卡瑞纳断断续续的声音在她耳边久久地徘徊着,挥之不去。过了许久,她蓦然站了起来。
       她眼睁睁地看着天境族就这么被毁灭,她的家园,她的一切······作为最后一匹族马,她必然有义务再次崛起天境族,向幻形族宣战,为死去的族马复仇。
       哪怕是赴汤蹈火,哪怕是付出所有,哪怕是牺牲自我,哪怕是逼上绝路······
       一颗复仇的种子已经在她的心底萌芽。
       可她现在必须找到心灵之冠才能使用里面的力量,以便崛起天境族。
       但她知道,王冠里的力量过于强大,她必须得寻找一个能够驾驭这种力量的马。
       此时此刻,她更明白,自己担负的使命极为重大,天境族的延续,就靠她了。
       蓦然,一股来自于远方的力量似乎在召唤着她。她隐隐感觉到,这是心灵之冠的力量。
       我要赶到心灵之冠所在的地方。她对自己说。
       可如何行动又是一个问题,最大的障碍是:她没有翅膀。
       这很讽刺,不是吗?一位没有翅膀的公主,真是太可笑了。
       但当她的眼睛不经意地瞄了一下皇宫的废墟时,却突然想起了城堡里的热气球。
       一切准备就绪,坐着热气球,她离开了自己曾经的家。
       当她最后望了一眼天境族的栖息地时,她明白,有朝一日,她必将再次回到自己的家园······

                                                                                              第三章
       依灵住在暮光的城堡里已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体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而她的脑海里却时不时浮现出一个月前萍琪派对上一个一闪而过的鬼魅身影。
       她不想承认她变了,但这是现实——她开始变得十分地警惕。她心里明白,这是迫不得已的。
       谁不想过上轻松自在的生活呢?在小马谷,每一匹小马都是那么地快乐,发自内心的快乐。而她,却只能强颜欢笑,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甚至在暮光闪闪面前装出一副失忆的样子,以至于不让任何一匹小马从她身上获取任何她们想要查寻的信息。
        这一路上,她学会了很多;而在这之前,她却怎么也想不到,伪装,竟是她生命中的必修之课。
        然而,对那些正在逃亡的小马来说,没有什么比伪装更合适他们的了。只有这样,逃亡者才能很好地隐藏身份,同时也可以避免外来马对他们的查询追究。
        而至今,她的身边竟然潜伏着一位“跟踪者”。她比谁都清楚,自己时时刻刻都面临着致命的危险。敌在暗处,我在明方;“潜伏着”要是想动手,随时都可以杀她个措手不及。
        她是背负着使命来到小马利亚的,正如无畏天马在她临行前所说,她必须找到王冠的继承者。但对于她来说,自己身上的担子实在是太重了,甚至,令她喘不过气来。
        要不是萍琪的那场派对,她还真察觉不到,自己被跟踪了。
        她敢打赌,跟踪者绝对不会是虫茧女王。自从上次的星海森林的事件爆发后,她们彼此都需要一段时间来静养。所以,她估计,这要么,也就是个幻形族士兵。
       对方的跟踪技术似乎特别好,无论她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哼,还真是固执啊······”
       上一秒,依灵还和暮光有说有笑,而下一秒,她回到卧室,却换上了一副冰冷冷的面孔。
       她早已经厌倦了这种跟踪生活,被马跟踪的滋味确实不太好,一举一动都要被监视着,依灵恨不得立刻让她离开。
       依灵的脑子混乱了,她甚至猜测不到虫茧女王派马跟踪她有什么意图。
       敲门声突然响起,依灵下床打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是暮光灿烂的笑容。
       依灵看呆了,这是发自内心的笑容,是出自心灵的美丽;而她,却很久没有真正笑过了。但她还是装出一副见到对方很开心的表情,问道:“暮暮,有什么事吗?”
       “呃,这个······”暮光迟疑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你来到小马谷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对周边的环境还不是很熟悉。要不······今天晚上我······我带你出去散······散步?”
       依灵犹豫了一下,实在经不住暮光的热情,只好答应。
       不知道为什么,依灵发现,自己竟然对暮光有一种依赖感、信任感。
       “那么,准备好喽。”暮光对依灵指了指眼睛,转身朝楼道走去。
       暮光走后,依灵的眼里闪过一道光,她低下头,喃喃自语:“虫茧女王,你到底想怎么样······”
      
       傍晚时分,按照约定的时间,暮光和依灵在小马谷里悠闲地散着步。聊着聊着,她们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永恒自由森林附近。
       蓦然,暮光面露难色,依灵关心地问候道:“怎么了?”
       “哦,没事。”暮光叹了一口气,说:“很抱歉,依灵,出来陪你之前我没有做好准备工作。”
       “是什么事情啊?”
       “哦,”暮光看了依灵一眼,“我有一封很重要的信放在小呆家那里,因为我今天必须拿到,但是小呆还有一些事情要出远门;所以我答应她两分钟前要去取信。但是······”
       依灵愣了一下:“可是你已经迟到了呀。”
       “没关系的,我告诉小呆,如果我还没有来,就多等我几分钟。”暮光笑了笑,对依灵说道:“不如我先去取信,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的。”
       “那好。”依灵对她说:“快一点哦。”
       暮光离去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依灵的眼帘里,她转过身,打量着自己面前这片森林。在天空中最后一抹余晖的照耀下,森林显得别有几分神秘莫测。
       依灵对永恒自由森林有着莫名的好奇感,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注视着森林,半晌,就走了进去。
       森林里很黑,偶尔能够看到几丝隐隐约约的光线。四周安静得有几分诡异,依灵似乎并不害怕,一步一步朝着森林中心走去。
       蓦然,黑暗中闪过一丝微光,一道绿色的射线向依灵所在的方向射去。
       依灵早有准备,她大概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危险,身子一闪,便躲开了。
       “别再躲躲藏藏的了,快出来吧。”依灵冷冷地说。
       只见暮光闪闪从依灵不远处的一棵树后面走了出来,幽幽地说:“算你聪明,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计划的?”
       依灵嘴角抹起一丝微笑:“暮光是一匹很细心的小马,如果她真的要带我出去散步,肯定会告诉我具体时间和地点;而且,据我了解,暮光每次做事前都会做好充分的准备。你,犯了两个错;第一,你约我出去时说话支支吾吾的,这不是暮光的风格。其次,去小呆家取信的事情也暴露了你的身份。”
       “更何况,”依灵的嘴角悄然向上了一个弧度:“你的跟踪技术还是那么地差!”
       即使背对着暮光,依灵也能猜到“暮光”脸上是什么表情。
       “你······”“暮光”简直要气炸了,她长吁了一口气:“这次是我粗心大意了。哼,不愧是天境族的族马啊······”
       依灵转过身,面对着“暮光”,说:“变回你原来的样子吧,既然都暴露了,又何尝还要装成别马的样子?”
       “暮光”眯着眼看了她一眼,飞到空中,现出了自己的真身——一位幻形族士兵。
       她用魔法使自己回到地面上,对依灵微微一笑:“允许我介绍一下,我是莱娜玥玥······虫茧女王的干将!”她故意在中间停顿了一下,说到最后,又瞪了依灵一眼。
       “是冲着王冠来的吧,”依灵用眼睛瞄了莱娜一眼:“我已经把它藏好了,对不起,可能让你失望了。”
       莱娜还是保持着一脸笑容:“没事的,不用说对不起,你会说出王冠的下落的。”
       “迟早的事!”莱娜话音刚落,便用魔法给了依灵狠狠的一击。
       “护盾!”幸好依灵反应快,赶在攻击射中自己之前用魔法制造了一张护盾,只是脖间擦伤了一小块。
       莱娜歪着头把依灵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缓缓地说:“想不到你还有两下子!不过,我经历的可比你要多了,再怎么强大的力量在我面前也都是微不足道的!”
       她头上的独角散发着墨绿色的微光,一道射线突然形成,朝依灵射去。
       依灵再次使用魔法编织出护盾,然而这次莱娜的魔法却比以前强大了很多;她感到实在招架不住,忽然,护盾被攻破了,像摔碎的玻璃似的分裂成四五半。
       依灵躺在地上,双眼紧闭着;莱娜走到她面前,嘴角挂着掩盖不住的笑容。
       “我早就说过了,再······”
       还没等莱娜说完,依灵突然睁开了眼睛,从地上一跃而起,用魔法召唤出屏障,把莱娜死死地锁在了屏障里。
       “你······”
       莱娜在屏障里不断地试用魔法,企图逃脱,但一切却毫无功效。
       “放我出去!”莱娜盯着依灵天蓝色的眼睛,说道。
       “你说我能放你出来吗?”依灵反问莱娜,见对方一时语塞,依灵便转过身,向永恒之由森林的出口走去。
       让她在这里待上一夜吧,还是找暮光闪闪公主过来解决?
       依灵边走边思索着,蓦然,森林上空传来了一个令她毛骨悚然的笑声:“呵呵呵呵······”
       她皱了皱眉,声音又响了起来:“你好啊,别来无恙啊······”
       依灵抬起头,四处张望着,却什么也没看见。
       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是很不好的预感。
       危险正在逼近。
       中陷阱了!刚才莱娜大败肯定也是隐藏了阴谋的!依灵反应过来了,她得逃走。
       但即使她现在就逃,估计也逃不掉了。
       不出所料,一张携带着强烈催眠魔法的大网从天而降,将依灵网住。
       依灵只感觉眼前一黑,便顿时没了知觉。
       她最后看到的场景,就是虫茧女王和莱娜玥玥带着阴险的笑容向她走来······
 
第五位公主(1-3)【投稿】的评论